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新世紀集運 > 湘江副刊 > 正文
微小説謳歌新時代
2019-10-11 12:09:55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李敬澤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萬枝典]]      字體:【新世紀集運】

李敬澤

用文學的筆,準確、及時、生動地反映新時代,為新時代立傳,描繪新時代的鮮活事蹟和精神圖譜,是廣大作家和文學工作者義不容辭的責任使命。小説、詩歌、散文、戲劇等文學體裁,傳統文學、網絡文學等文學門類,純文學、通俗文學等文學形式,都應該各展所長、各盡所能、各司其職,為高昂雄渾的新時代交響曲奉獻出自己的樂章。

正如其名,微小説之“微”,其特點有三:一、篇幅之微,一般在1500字以內,最多不超過2000字,為各類小説形式中最簡短者;二、故事之微,多擷取生活中之凡人小事,吉光片羽;三、創作者之“微”,在人們的印象裏,創作微小説的,多業餘作者,鮮有以微小説創作而成名家大家者,名家大家中雖也有偶一為之者,但着力營之者鮮。

然而,仔細考察,微小説卻見微知著,不同凡響。首先,起源最早。魯迅在《中國小説史略》中指出,考小説之名,語出《莊子·外物篇》“飾小説以幹縣令,其於大達亦遠矣。”《莊子》等先秦典籍中,有許多寓言故事,用今天的文體觀念看來,就是微小説。甚至上古神話傳説,也符合微小説的特徵要求,“后羿射日”“夸父追日”“女媧補天”“精衞填海”等,單純從微小説角度考察,也是精品。而《搜神記》《聊齋志異》《閲微草堂筆記》,以及眾多筆記文字中,也多有微小説潛藏。

其次,與現時代最切近。如今,被稱作“微時代”,微博、微信、微商、微電影、微視頻,在黨建工作中,“微黨課”日益推廣,產生了廣泛影響。在即時傳播載體手段越來越發達、生活工作節奏越來越快捷、信息產生和淘汰率越來越高的大背景下,提煉核心信息、風格鮮明爽利、用時簡短高效、傳播迅速精準的微載體,無疑成為最受大家歡迎的信息接受方式。而微小説,正在這勢不可擋的時代大潮中,迎來空前繁榮的機遇。

第三,反映現實最迅捷。報告文學被稱作“文學的輕騎兵”,因其可以直接、迅速地用文學的方式反映現實生活,但報告文學要求必須具體寫實際存在的某事某人。毛澤東同志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中強調:“文藝作品中反映出來的生活卻可以而且應該比普通的實際生活更高,更強烈,更有集中性,更典型,更理想,因此就更帶普遍性。”在這一點上,小説比報告文學有着更多的體裁便利和表現力,可以從個性到共性、從現象到本質、從具體到普遍,可以在更具本質意義,更富有典型環境、典型故事、典型形象的層面展現新時代的新風采。

與長篇小説、中篇小説、短篇小説相比,微小説更多業餘作者。生活工作在形形色色的環境、崗位,具有不同身份,微小説作者能夠更直接、深切地體驗到新時代建設的偉大成就和人民羣眾的所思所想所感,通過文學筆觸表達出來。微小説擷取的,是社會生活中點滴細微的浪花,因篇幅要求,無須進行宏大的結構設計、情節營造,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一個同事、朋友、鄰居,都可以成為一篇微小説的核心,創作方便快速。許多微小説通過報紙副刊發表,週期短,與讀者見面快。現在,不少地方報紙副刊開設了發表微小説的專欄園地,身邊人寫身邊事,用身邊的媒體,包括傳統媒體和網絡媒體及時發表,形成了作者、媒介、讀者的良性互動,為地方社會經濟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助力。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區,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。已連續舉辦六屆“武陵國際微小説節”,設立了中國微型小説(小小説)創作基地,正在投資建設獨立的微小説微電影創作中心,一支來自不同行業的微小説創作隊伍已經形成,優秀作品不斷湧現。

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,也是中國作家協會成立70週年。這本《新中國七十年微小説精選》從一個角度,基本用編年的形式,從海量微小説作品中選取140篇,從發表於1949年的趙樹理的名篇《田寡婦看瓜》開始,下迄今年,雖未做到每年都有作品入選,但基本反映了70年來不同時期和階段微小説創作發表的狀貌。趙樹理、汪曾祺、王蒙、鐵凝、莫言、馮驥才、賈大山等大家作品收錄其中,説明大家也在關注微小説、創作微小説。每篇作品後面,還附上專家點評,對鑑賞、體會、學習、創作微小説,一定會有所助益。

馮驥才先生的《俗世奇人》榮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,標誌着微小説創作傳播已進入一個新階段。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的系列重要論述,中國人民在新時代嚮往美好生活、實現偉大夢想、創造人間奇蹟的生動實踐,將為微小説創作提供發展繁榮的精神指引,生生不息的豐富源泉。微小説謳歌新時代,前景無限!

(作者系中國作協黨組成員、副主席、書記處書記。《新中國七十年微小説精選》由常德武陵區中國微小説創作基地和《小説選刊》雜誌社歷時半年聯合選編,由中國市場出版社出版。本文為該書序言。)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