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提示:華聲在線 > 新世紀集運 > 視點頭條 > 正文
人去“燕”留聲——追記“時代楷模”黃詩燕(下)
2020-11-21 07:26:19 [來源:湖南日報]     [作者:[作者:戴鵬]]     [責任編輯:[責編:鄧玉嬌]]      字體:【新世紀集運】

湖南日報記者 戴鵬

“我要是照顧你好一點,你是不是就不會離去?”11月7日晚,大型史詩歌舞劇《大地頌歌》在國家大劇院首演,上演至第六幕《大地赤子》時,張凱麗飾演的黃詩燕妻子彭建蘭出場,她的台詞不多,僅僅這一句,張凱麗哭了,台下觀眾也哭了。

一夜驚憐絲吐盡,三鄉切盼燕歸來。黃詩燕傾注一腔熱血的奮鬥足跡,深深刻在炎陵這片紅色土地上,銘記在父老鄉親心裏。

他是百姓心中的“最美扶貧書記”

11月7日,立冬,炎陵氣温降了好幾度,天更冷了。

清晨5時許,炎陵縣霞陽鎮大源村還籠罩在黎明前的夜幕中。四周大山,黑黢黢連綿一片,寂靜、闃然。村東頭,一棟平房裏早早亮起了燈光,那是村委會主任廖國平家。

在黃詩燕離去近一年裏,廖國平時常在夜裏醒來,坐在矮凳上一邊抽煙一邊愣神,心念着黃詩燕。

“大源村,是黃書記的扶貧聯繫村。從2011年任縣委書記起,他風雨無阻每個月都要來村裏看看,跟蹤掌握每一個貧困家庭的脱貧情況。”回憶起生前時刻牽掛大源村的黃詩燕,廖國平抑制不住內心悲痛,泣不成聲。

8年多時光,黃詩燕的足跡遍佈炎陵縣120個村莊,在帶領他們脱貧致富的路上鞠躬盡瘁。

11月9日,羅霄山深處,黃桃林層層疊疊。炎陵縣中村瑤族鄉平樂村村民朱聖洪在果園裏修枝,期待來年大豐收。

“搭幫黃書記,是他改變了我的命運。”朱聖洪告訴記者,黃詩燕曾3次到他家,動員他種桃奔小康。

靠着400餘棵黃桃,朱聖洪一家已連續4年年收入超過10萬元,脱貧致富。

如今,黃詩燕力主大面積種植的“炎陵黃桃”,已成為國家地理標誌產品,遠銷海外。像朱聖洪一樣,全縣近60%的貧困羣眾通過種植黃桃實現穩定脱貧。

“小黃”豐收,人們更加思念“大黃”。

“縣委書記黃詩燕,炎陵百姓好喜歡,當官不擺官架子,不恥下問真青天。”這是炎陵縣95歲的老黨員張朝秀寫下的詩句。這位老黨員打心眼裏認定,黃詩燕就是百姓心中“最美扶貧書記”。

“產業強了,炎陵美了,百姓富了,黃書記卻走了。”在黃詩燕網上悼念館裏,炎陵百姓留言:“黃書記雖然再也不會來了,但他永遠活在我們心裏。”

他是嚴於律己的“好班長”

黃詩燕從炎陵回自己家,來回近500公里,車程五六個小時。週五下班後往家趕,週日晚上回炎陵,每週這樣奔波,他堅持了近9年。

回到家,一身疲憊。女兒跑過來,捶背揉肩,陪他説笑,妻子抓緊時間在廚房裏忙活,這是一家人難得的温馨時光。

有時,週五晚上回,週六又走。“跑這麼遠的路,在家只睡一晚,待在縣裏別回來算了。”妻子體諒黃詩燕。

“我不走,辦公室的工作人員都不好意思回去啊。人家也有家,不要給人添麻煩。”黃詩燕説。

黃詩燕辦公室門口,有棵桂花樹,每到金秋時節,馨香沁人。樹下,是炎陵縣委食堂。沒有外出和接待任務,黃詩燕在炎陵的一日三餐,全在這裏解決。

炎陵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饒祥明記憶猶新:看到黃詩燕平時總吃食堂,邀請他去家裏改善一下伙食。多次推辭後,黃詩燕掏了心窩話:“我不是不願意,我是縣委書記,不好去。你請,我去了,這麼多縣領導、科局幹部都會來請。誰家都不去最好,還可以省點時間乾點事。”

“不管是幹部還是老闆,誰請他吃飯都不去。”饒祥明滿懷敬意。

2013年,組織安排郭遠寧到黃詩燕身邊擔任聯絡員,黃詩燕跟他約法三章:“不準接受任何錢物,不能代我收,也不能以我的名義收;接待羣眾,要用心用情,不能擺架子;加強學習,不要參加不健康的娛樂活動,不打牌賭博。”

“黃書記是我們班子的好‘班長’,他嚴於律己,風清氣正。待同事,嚴格而不苛刻;有時敲打一下,更多是呵護。”炎陵縣縣長文專文説,在黃詩燕帶領下,全縣上下一心,實事求是,埋頭苦幹,攻堅克難,炎陵成為全省首批脱貧縣之一。

他是善行厚德的好家長

“德不配位,必有災殃;德薄而位尊,智小而謀大,力小而任重,鮮不及矣。”殉職前一個月,黃詩燕寫下這句話,勉勵女兒黃心雨勤奮工作,坦蕩做人。

在黃心雨房間裏,掛着父親送的一副銀手鐲,上面吊着小鈴鐺。“這副銅鈴是爺爺留給父親的。我小時候,父親把它戴在我的手上、腳上,説是傳家寶,提醒我們是農民的後代。”黃心雨説。

黃心雨上學,同學們都不知道她爸爸做什麼工作。讀大學,同學們好奇地打聽,女兒自豪地回答:“我爸是炎陵種黃桃、賣黃桃的。”

去年大學畢業後,黃心雨通過自己的努力,成為一家事業單位的合同工。黃詩燕很高興,叮囑女兒好好工作。黃詩燕去世前,黃心雨單位的同事大多不知道她是縣委書記的女兒。

在侄子黃飛眼裏,小叔黃詩燕是個嚴厲的長輩。2011年,組織任命黃詩燕擔任炎陵縣委書記。上任前,他特意回了趟老家,把家人聚在一起,鄭重地與大家約法三章:不準去炎陵搞工程;不能打着他的牌子找任何人幫忙;不要去他上班的地方找他。

有一次,黃飛和黃詩燕開玩笑:別人當了領導,幫親戚搞一些工程,不也沒事?

一向温和的黃詩燕,這一次發火了:“別人是別人,我是我。在我這裏,你不要想那些歪門邪道的事!”黃飛嚇得再也不敢開這種玩笑了。

“嚴以治家,寬以待人;善行厚德,建功立業。”黃詩燕秉承的家風,深深影響着全家。

黃詩燕殉職前幾天,彭建蘭過55歲生日。一家人約定,趁黃詩燕週六在家,提前吃個生日飯。正巧,那天家裏來了幾位親戚。擔心親戚知道了要送禮,一家人都瞞着。

餐桌上,沒有蛋糕,沒有儀式,連一句“生日快樂”都沒有。一家人在心裏默默祝福,吃了一餐心照不宣的生日飯。

人去“燕”留聲。在炎陵這片紅色的熱土上,人們深切地懷念着黃詩燕:你是高潔的蓮花,是儒雅的師者,是辛勤的老“黃”牛;你的精神與品格,如巍峨的凌霄山,永遠留在炎陵的土地上;如清澈的溪水,永遠在人們心中流淌……

今日論點
深讀
經濟視野